花见团子喵

华锐李泽言,天下第一甜

刀乱/恋与 同步进行中

【刀剑乱舞/清安兼堀】花吐症(中)

*接续上篇 终于更新之不好吃 人物可能OOC的玻璃渣
*第二人称视角
*感情线:堀➡兼️➡️安➡️清(无两情相悦)

要是顺利突围,便能马上见到他了,对吧?

「国广,安定就在对面,对吧?」

「是的,岁先生这麽努力突破敌军就是为了见冲田先生一面——大和守先生和加州先生一定也在那裡。」

你,和泉守兼定,新选组鬼之副长 土方岁三的佩刀,身旁的堀川国广,则是土方的随身刀。

你们与冲田的那两把刀以前时常在一起练剑。

「和泉守!你今天的对手是我!」
「不是一直都是吗......。」

每次练习,他总是抢在堀川之前,非和你比试不可。

「哈哈哈!和泉守你太逊了吧!」

见到你不小心失误跌倒总会哈哈大笑。

「呐,和泉守……。」

偶尔,也会找你抱怨、谈谈心事。

一开始都是关于自家主子冲田的事,到后来几乎完全变成了加州清光的事。

他喜欢他,你知道。

你喜欢他,他不知道。

吃醋,嫉妒。

「呐,和泉守……清光他……」

突袭池田屋当晚,加州清光折断了。

期间,他一见到你,就是掉泪。

你拥了他入怀——你心痛。

拥抱着很爱却得不到回应的人。

——算了,能如同做梦般拥抱心上人,这样就足够了。

但梦总是稍纵即逝的。

「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了。」一如既往地坐在你身旁说着,对你来说却是前所未有的晴天霹雳。

冲田先生罹患了肺结核,无法再上战场,必须静养。

「这样啊,我知道了。」

道别的时候,要微笑……对吧?

「好好陪着你的主人和加州清光。」

——要是能再大胆些、要是能将心意传达给他,结局会不会就不一样了呢?

那时的你,好像是下定了决心,说下次见面一定要把心意传达给他……

「撤退——」宏亮的呼喊声将你的思绪拉回现实。

撤退?不对吧……。

「还有机会,」身旁的堀川开口道,「战败后新选组会回江户,据说他们也有意让冲田先生跟着。」

「可是冲田先生的身体不是——」

「……土方先生无论如何都想见他一面吧。」就像您想见大和守一样啊,兼先生。

既然如此,为什麽要打这场战役呢?

「国家在自己之前啊。」堀川彷彿将你的心思完全看透般说着,「而且,如果打了胜战,土方先生就能毫无顾虑地陪冲田先生度过剩下的日子了吧。」

你什麽也没说,只是转头看了看土方先生——人家说,有什麽样的主人,便有怎麽样的刀,果真如此吧。

回江户的路上,你们和他们再次相聚……也是最后一次。

加州清光的眼神自从折断后就是那麽黯淡,而他还是那样的无精打采。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见了吧?」他走到你身旁,努力挤出一抹微笑。

我喜欢你。这四字如今却怎麽也说不出口,明明心上人就在身旁,明明是最后一次见面。

「冲田先生……时日不多了……。」抬头,望向那片蓝天。

「这样啊。」你也抬起头,注视着与他共享、最后的这片晴空。

「……呐,和泉守,你听过『花吐症』吗?」不等你回答,便迳自说起,「因为单恋着一个人、得不到回应,而得的病。患病后三个月便会死去,除非两情相悦。」

「你得病了?」

「嗯。」

——那,自己也差不多了吧。

前往江户一路上,有许多队士脱了队,如今这局势,能将「诚」奉行到最后的,想必少之又少吧!

有人是自主脱队,有人是不得已。

「和泉守,看来我们不能一起到江户了。」

「是啊。」

冲田路途中不断地在咳嗽,甚至咳了血,不得已只好脱队。

「呐,要幸福哦——别像我一样得了不治之症啊。」离去前留下这麽一段话。

而你什麽也说不出口,只是默默地望着对方的背影。

「兼先生……这样好吗?」

「嗯,就这样吧!」就让时间冲淡这份情吧。

……嗯?

掌心落下一片又一片鲜红色花瓣。是彼岸花。

是啊,这样就好了。不奢求什麽,只要连死亡都能陪伴在他身边,这样就足够了。

回到了江户,景物依旧,人事已非。

岁月常相似 花开依旧人不復 流年尽相催

好比土方先生创作的这首俳句。

……就快了,快要能见到他了。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