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见团子喵

华锐李泽言,天下第一甜

刀乱/恋与 同步进行中

章之叁、《神隱者的自白》——冬月HITOMI

此篇为《审神者的自白》的第三篇
阅读此篇前请先阅读注意事项及人物设定
注意事项
*

放棄修行、來到這裡的目的是什麼?……找到那女孩,向她報恩。

這裡的大家都很溫柔,像那女孩一樣。

歲月靜好,只求安穩。

玉蘭初萌芽

奈何輕信欺瞞話

歸處成碎瓦

徒留報恩之詩誰來唱。

室內只剩寂靜、黑暗,以及撕心裂肺的咳嗽聲。

口中吐出的艷紅,一點一點地沾染著雪白床單。

——主唷……我的主……永遠成為我的人吧……

夢裡,付喪神們的聲音不斷響起。

絕望,對這個世界;崩解,自己的一切。

她是隻病貓,從被丟棄那刻起,便已注定。

報恩的動人故事,她不配主演。

一滴又一滴鮮紅落下、暈開,形同彼岸花。

終於輪到自己了。

把她當親妹妹照顧的緒前輩,敵不過心魔,沉睡於刀鋒之下;優雅溫柔的詩織前輩,與付喪神相戀,倒臥櫻花泊……

終於輪到自己了。

不過,她果然還是適合獨自一人安安靜靜地逝去,回歸流浪病貓。

——那妳這千年的修行算什麼?她向自己發問。

沒什麼,只是妄想成為動人報恩故事的主角。

——讓我走吧。她流著淚,她發出無聲的吶喊。

報恩什麼的,沒關係了,見到這樣的她,那女孩也不會感動的吧!

「唷,我的主——」多次在夢中聽見的、金髮付喪神的柔軟聲音在耳際響起,「我知道怎麼讓主的病好起來哦。」

他笑著,笑得極溫柔,溫柔得令人發寒。

「這樣的話,主上就不用再受苦了呢。」棕髮初始刀也笑著,塗著赤紅指甲油的指尖劃過她蒼白的臉頰。

「來吧——」佇立一旁的薄綠髮與深藍髮付喪神附和著,「將名字交給我們,您的病就能痊癒了……」

痊癒……嗎?如果痊癒了,是不是就能去找那女孩了?

「吶,清光。」她開口,「病好了的話,就能離開這間房間了吧?」

得病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這幽暗房間。雖然很感謝付喪神們的照顧,但還是想看著那美麗的景色、在櫻花瓣襯托之下死去。

「當然,主上。」

那麼,假若自己的病痊癒了,本丸四季更迭的美景,說不定就能跟那女孩共享了。

「五十鈴芽奈。」

——做得很好,我的主……。他們的話語,又變回夢中那般虛幻。

啊,身體變輕了,輕到似乎能飛上天……這樣是不是能更快速地找到那女孩了呢?太好了——

眼前也不再黑暗,鄉村美景映入眼簾。

那是她與那女孩曾經生活過的村莊。家門口,那女孩正在那,向她招手。

「——」她喊著她的名字,朝她飛奔而去……

雪白刀鋒劃下,一切瞬間夷為泡影。

她的永夜,來臨。

而在那病床上,她也綻放了。

綻放成了朵彼岸花。

【完】

@白凌律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