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见团子喵

华锐李泽言,天下第一甜

刀乱/恋与 同步进行中

章之壹、《堕落者的自白》──Nari

此篇为《审神者的自白》的第一篇
阅读此篇前请先阅读注意事项与设定
注意事項
*

巨大的撞击声贯穿耳膜──近在咫尺的熟悉香气、不协调的扭曲肢体、熟悉的温热艳红洒满视线。

病榻上的人影朝她漾开笑──烦躁的咳嗽声、衰弱至死的身躯、失去光彩的眼眸放弃了一切。

啊,还有什么是她能够保留的?

囚禁于笼中的鸟一辈子都无法展翅高飞,爱也好、恨也罢,她无法再拥有多余的思想。

当额上破裂出坚硬的犄角──她的世界全然崩解。

当眼角溢出湿热咸涩的泪──原来她还拥有哭泣的权力。

从出世的那一刻便不被任何人期待、由鲜血浇灌出腐败的铁锈之花──

──她的名字叫做月见里绪,是个杀人犯。

死前的弥留时分,她要再次舞动躯体。

不知是第几次的刀刃相向,手中长刀划过柔软肉身的触感从刃尖传至握柄──但这次盛开的却是绚烂春樱,与以往的红截然不同。

化作点点樱瓣的是她爱过的、最纯真的神明们。

仰头长笑、过度的吐息使全身剧烈颤动,从眼里滑落的泪逐渐染红,灵力在体内持续的膨胀、随时都要爆发。

哈、手上的刀已经被掉包了啊──用天狗的羽翼来封印起刀剑的付丧神,这件事只有那个女人做的出来。

残暴手段与颜面下包藏着慈悲的心胸,她的友人就是如此神圣。

她站在摇摇欲坠的处刑台上。

无论何事都已经无法在乎,致爱在眼前逝去的痛她不想再体会一次。

眼前的青年在颤抖、那双绿眸映出最根本的畏惧,于他身前挡下斩击的男子似乎在低喃,随后成为遍地落花的一隅。

那样的眼神看过多少次了? 被遗留下来的人啊、她自身的眼想必亦是这样的景象。

怨恨、哀痛,最后被愤怒吞没的心。

亲爱的初始刀啊,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她。身为虎彻的骄傲、在这样的现况下抛弃了吗?

名为死神的女人就伫立于她的身后,舌根和喉间失去所有对话的能力,她在哭号。

「──杀了我啊!」模糊的思绪逼迫形同废弃物的她喊出这一句,这便是最真诚的请求。

过往岁月中扼杀的人们、那瞬间的感受此刻她亲身体会,这样的事情能够算是惩罚吗?

紧抓着青年的脚踝,匍匐于地的无用身躯没入冰寒的铁块,从背部刺穿脊髓、肺脏,最后扯开肌肉和皮肤,大量的血倾泻而出......

......竟连妖魔的血也是如此温暖。啊啊,从未沾染过腥血温度的他会为此惧怕吧。

混浊的视线望着青年悲泣的漂亮脸庞,那样的神情真是非常不合。

死神在做处刑前的祷告,那是恶魔的低语。青年将要在心底铸下无法抹灭的罪恶感──即使那是可悲到无法避免的。

轻颤的白皙指尖抚上腰间的刀柄,一抹银亮出鞘、对准了她的颈──

斩下吧。

陷入狂颠而乱舞的妖,锋利的刃将其斩首。

弑主、或是感受到心痛之类的事情,

如果还有来生,到那时再畅快的哭出来吧。

──晚安,蜂须贺虎彻。

以及,终于自由的自己。

【完】

@白凌律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