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见团子喵

华锐李泽言,天下第一甜

刀乱/恋与 同步进行中

花嫁

*自家审神者的故事【明明开头都还没出来却有了结局??】

*玻璃糖 玻璃糖 玻璃糖

*审神者名字出现有

*神隐剧情有

*本丸私设

*审神者设定我懒得码了 有时间再整理吧【X
关于审神者设定 有什么问题就留言吧_(:з」∠)_

*OOC我的锅

------

「能夺安井阴阳师之命的,只有安井阴阳师。」

外头春光明媚,女子心头却下着倾盆大雨。

大清早,狐之助捎来封信,她一看便知道是自家哥哥寄来的——那位自己唯一的,也是最爱的亲人。

原是怀着喜悦之情、边想着什麽时候再回现世见见哥哥边拆封信件,映入眼帘的却是晴天霹雳。

「致 蝶羽 我的妹妹 我的挚爱

妳会收到这封信表示我死了。别担心,这一切也都在妳哥哥我的预料之中。

抱歉,先走一步了,先前总说会保护妳一辈子,抱歉。让宁子阿姨失望,也让妳失望了。

谢谢妳,能做妳哥哥,是我三生有幸,希望我们下辈子还能当兄妹。

妳不必回来,我的后事已经交代助理处理了,遗产不久过后就会进妳户头。埋葬我的地方,助理之后也会告诉妳。

并且,哥哥我想再给妹妹妳上最后一堂课:

『能夺安井阴阳师之命的,只有安井阴阳师。』

所以,假如往后妳要回现世,带上刀男吧,我可不希望相同的悲剧发生在妳身上。

最后,要幸福哦。

飒人 最爱妳的哥哥」

悲愤佔据思绪,但她无能为力。

一直以来都活在哥哥的庇护之下,哥哥是她在现世继续活下去唯一的动力。

想报仇,可是她什麽也做不了……如此无能啊。

爱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去,她到底还剩下什麽?

「主上,发生什麽事了?」身边传来总令她安心的付丧神的磁性嗓音。

——噢,都忘了,仅存的希望。

但她很怕,怕哪天自己疯了、亲手将他折断。

「噩耗。」女子淡淡地说,阖上信件。

「……兄长大人怎麽了?」那熟知女子一切的付丧神,从女子表情便读出她的心思。

「不说这个了。」女子突然蹭进对方怀裡,在他耳边轻声细语,「呐,给我。」因为知道男子一定会拒绝自己、非得要她讲出心事,只好附带了句「这是命令」。

这是现在唯一能让她冷静的办法。

飘着淡淡蔷薇花香、以樱花点缀的房间充斥着爱意,欢爱之声缠绕着两人。

「石切……」女子紧抱住恋人,彷彿一放手对方就会消逝般,「石切……」泪水终于忍不住涌出,从他厚实的背滑下。

「在,我在。」

「带我走……」

「想去哪呢?我的爱人。」

「去哪裡都好。只要有你在,都好。」

「那麽,就要麻烦主——」

把您的名字交给我。

恋人的低沉嗓音迴盪在耳际,旁人听来毛骨悚然的话语,此时在她耳裡却是甜腻无比。

如同世上最浪漫的求婚、最动人的誓约。

「蝶羽……安井蝶羽。」

这样就好了。

已无须眷恋,这个世界。

满月夜,微风徐徐,把不知何时、不知由谁挂在房门口的那串铃铛摇得叮噹响。

女子静坐在镜子前,往唇上涂了一抹嫣红,暗红紫长髮盘起,头上髻着那支他们送给自己作为新年贺礼的髮髻,一身白无垢,宛若待嫁女子。

……不,她的确是要嫁了。

「来啦?」

房门被拉开,那铃铛更响了。

一身正装的付丧神缓缓走进屋内,牵起他的恋人。

神秘、透露着寒意的暗紫色双瞳,对上那绝美温柔笑容——初见那天,她也是这样笑着。

「我们走吧。」去到那个只有你和我的世界。

那个不会再失去任何人的极乐淨土。

盈盈月光下,本丸那棵藉女子灵力支撑而永世盛开的万叶樱开始凋零。

清风吹拂,中庭那平时用来传令的小铜钟,敲响了最清澈的婚礼钟声;那飘落的万叶樱花瓣,织成了她最美的嫁衣。

风起鳞羽落,蝶舞璀错紫锦间,终坠罂粟泊。

END.

-------

这其实是给自己的周年贺文 却写不出任何糖 只码了个玻璃糖 等脑洞够了再码糖吧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