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见团子喵

华锐李泽言,天下第一甜

刀乱/恋与 同步进行中

闇堕

*与友人家审神者交流产出的脑洞
*审神者名字出现有
*私设如山
*渣文笔怪逻辑
*闇堕情节
*可能刀婶倾向

/

满月。

本应是已入睡的夜晚,女子独自伫立房门口,面色凝重地注视着那来自政府的传令。

「主上,别着凉了。」近侍走来,替女子披上大衣。
「您有心事呢?」说着,从背后环抱住自家主子兼恋人。
女子挥了挥手中的传令,靠进近侍怀裡,苦笑,「又到了处理闇堕本丸的夜晚呢……。」

灵力强大的她,每个月替政府清理闇堕本丸已是例行公事。

但身为近侍的和泉守,无论是作为近侍也好,亦或是恋人,都不曾瞧见女子这般寂寞神情。

「这次是哪位审神者呢……?」小声嘀咕道,往传令凑近一看——

啊,难怪主上会如此……。

传令上头是个陌生的名字,不过在名字后方备注的审神者代号却让和泉守皱起了眉头。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挣脱恋人的怀抱,拿起一旁的镰刀,「不能让人家等太久呢……。」

那落寞的娇小身影,追随她两年来的刀剑男士们都不曾见过。

「主上,面纱别忘了。」

来到那本丸,只见大雪纷飞,一片荒芜。

「妖气真重。」女子皱了皱眉。
女子挥了挥手中的刀,「和泉守,等等不管是否已经闇堕,都斩了……然后,我说的那件事,记得。」
「是。」
「那,自己小心。」

和近侍分头后,女子独自前往寻找本丸的主人。

「蝶羽前辈……」
拉开其中一间房门,那审神者跪坐在地上,喊着女子的名字。

蝶羽摘下面纱,蹲下身,「……阿存,怎麽会变成这样呢?」

「不知道……」少女哭道,「这已经、已经是第三次了……」

看着泪崩的后辈,蝶羽除了心疼,更多的是感叹前两位闇堕本丸处理人员做事的不周全。

「蝶羽前辈……可以抱抱我吗……」
「阿存……」女子伸手,将后辈抱入怀中,「阿存……阿存下辈子还想遇见你的刀男们吗?」
怀裡的少女点了点头。
「那麽,我接下来说的这个名字,好好记住噢——」

「前辈……」
女子放开对方,站起身。
「记住了吗?」苦笑着。
点了点头。
「那,阿存,下辈子要幸福噢——」

挥刀的同时,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

「山姥切国广,你的主人已经死了。」和泉守对着本丸最后一位刀剑男士说。
「我知道。」叹了口气,「反正我只是个彷造品,你赶快斩了我吧。」
「……你啊,」和泉守将刀放下,「你爱你的主人吗?」
「……爱。」
「下辈子还想跟她相遇吗?」
对方没回应,只是拉了拉头上的白布。
「那我就当默认了哦?」再次举起刀,一个箭步冲到山姥切身旁,「好好记住这个名字——」

回本丸路上,女子都闭口不言,只是紧紧地牵着和泉守的手。
「主上,手牵这麽紧,会痠的。」
听他这麽一说,手牵得更紧了。
「……」

回到本丸后,她鬆开手,腿软跌在地。
「我……」女子欲言又止。
「您做得很好,」近侍将她抱起,「她一定会得到幸福的,放心好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去睡觉吧。」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
惟有泪千行——

「山姥切国广。……你那是什麽眼神?介意我是彷冒品吗?」
「……阿姥酱……?」
「——」
那名字脱口而出,少女立刻紧抱住对方。

「主上,您在做什麽?」
「这是构树的露水哦!据说用它磨的墨在短籤上写下愿望就会实现哦!」

以构树之露写下祝福,祈求你来世幸福——

END-

首先 先谢谢读到这边的你/
再来 我考完段考了哇啊啊啊啊啊啊(洒花)
下星期要去毕业旅行了呢uu
不知道兼安那篇金鱼花火什麽时候才会生出来(◐∇◐*)(X
这篇小脑洞如果喜欢真的是太好了uu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