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见团子喵

华锐李泽言,天下第一甜

刀乱/恋与 同步进行中

【段子•如果审神者经痛】小龙景光的场合

*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

*all审前提

*本丸私设、人物OOC可能有

*渣文笔

又是个痛到快昏厥的早晨。

「有办法坐起来吗?」金发男子一手端着托盘一手扶着少女。

少女点点头坐起身,往对方怀里蹭了蹭。

——嗯,长船派的刀身上总是散发着好闻、温暖的味道呢。

「来,吃点早餐的粥,待会再慢慢喝这杯红糖水。」见少女拼命摇头、不让自己一汤匙一汤匙喂,近侍笑了笑,「主上,您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呢?」凑到对方耳边——

男人啊……都是谜样的生物哦。

「所以啊,往我怀里蹭的时候就得做好乖乖让我服侍的准备啊。」

「……不麻烦吗?」啧,这群刀都从哪学来这些话的?是不是去万屋偷买了什麽总裁系列言情小说?

他笑了笑,「不麻烦。既然认定了您为主人,那照顾您便是我的职责。」

END.

下集预告:「仓库好夥伴(X」

小龙的个性好难抓啊……OOC的话抱歉了qq

大家新年快乐!!後天就要开学了哇……

【段子•如果审神者经痛】大般若长光的场合

*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

*all审前提

*本丸私设、人物OOC可能有

*渣文笔

房内传来少女阵阵痛苦的低吟。

「主上……」一群小短刀蹲在房门口。

「怎麽了?」银灰发男子端着托盘走过来。

「大般若先生!主上她好像很痛苦……」

只见男子温柔地笑了笑,推开门,「没事的,主上只是来了生理期。」

在床缘坐下,一人放下托盘、一手楼过少女,「您昨天是不是偷吃了冰?」摘下手套,温暖的大掌覆上对方下腹部按摩。

「冬天吃冰别有风情呀……」少女嘟囔道。

「您应该不会不知道自己生理期要来了吧?」凑到少女耳边,「还是您在期待我照顾您呢?」眯眼,勾起嘴角轻轻一笑。

「你……!」不行,要是炸毛就上了他的当了,「……恶趣味。」

这把刀可是能笑着说勾引自己是他的兴趣的刀呢。

「给。」递了被姜茶给少女,「为您泡的。」

喝了口热腾腾的姜茶,少女终於安心地靠在近侍怀里。

「勾引您这样的女孩子是兴趣,照顾您也是——不,我会将它变成专长。」

END.

下集预告:「我的主人必须是纯洁之人(X」

真的很喜欢大般若的(执事)气质(X
不过有点难写(躺

还有想看谁的小天使们麻烦留言告诉我!如果没有的话 再两集这系列就会完结了哦!

恋与的还愿车(?)和很久之前小夥伴的点文 我也会尽快写完放上来!

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段子•如果审神者经痛】龟甲贞宗的场合

*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

*all审前提

*本丸私设、人物OOC可能有

*渣文笔

只能用生无可恋四个字来形容现在的心情。

少女一脸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难怪昨天更换近侍时,长谷部一直对我眨眼示意……

痛得生无可恋,一想到待会又会有个令人头疼的近侍……

「fufufu……主上您很痛吗?」淡粉色发付丧神打开门,推了推眼镜道。

「是、是挺痛的。」

男子听少女这麽一说,果然,一片红晕浮上双颊,「是吗……真想体验看看……」

体验你个大头!

——忍住,生理期生气对身体不好。

将整个人裹在被窝里的少女自然没注意到男子步向床边。

掀被子、抱起少女、再将被子裹住两人,动作一气呵成。

「龟、龟甲!你……」

没理会怀中这只炸了毛的小猫咪,龟甲继续手上的工作——按摩。

「如果我能跟主上交换灵魂,我就能体验到那种痛了呢……」停顿了几秒,「不,是就能替主上承担了。」

「……咦?」

「像主上这样的女孩子,不适合受疼痛折磨呢,让我来就行了哦……fufufu。」

END.

下集预告:「吸血鬼(划掉)贵族……?」

那个「ふふふ」我真的不知道该怎麽翻,所以就直接翻成了fufufu(

嗯总觉得,这个龟甲,OOC了?(X

最近寒流来袭快变成冰棒QAQ各位小夥伴小天使一定要注意保暖哦!流感盛行的地区也要注意别感冒了!

一样!想点梗点人的话!都可以哦!
欠3位小夥伴的文正在动工了!(比心

【段子•如果审神者经痛】千子村正的场合

*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

*all审前提

*本丸私设、人物OOC可能有

*渣文笔

「fufufu……」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

——完了,今天近侍是这刀……怕不是要头更疼了。

少女抱着发冷的身子蜷缩在被窝里。

「您怎麽会安排妖刀来照顾生病的自己呢?」粉色发付丧神推了门进来。

意料之外没有调戏,而是疑惑及担忧。

「……」不,不能大意。

「主上您在怕我吗?」轻声笑道,「别担心,刚刚已经被长谷部说教了两小时。」

——哇,两小时……

刚想转头安慰安慰这位烈士,便被对方抱起,放到他怀抱中,又见对方欲将身上的外套脱下。

那件外套是她给他缝制的,怕他冬天着凉,但他平常都是不穿的——咿,他是来脱跟我看的吗……刚才怎麽没发现这刀的阴谋论呢!

「你、你……」

「怎麽?被妖刀的妖媚迷惑住了?」他凑近了几分,「开玩笑的。」说着,将外套盖上了少女身子,双手替她按摩起了发痠发疼的四肢与腹部,「再睡一下吧。」

也许是按摩手法太温柔太舒服了,少女不一会儿就在男子怀中沉沉睡去。

——嗯,妖刀吗?平时那麽爱捣乱,其实也是个好男人吧。

END.

下集预告:「大腿们(X」

千子好难写啊……

下星期停更!下星期停更!下星期停更!
要准备大考了,大家等我回来TOT

刀乱三周年快乐——

(对了,主页还有恋与李总×你的小甜饼短文,有兴趣的太太可以去支持一下TT)

【段子•如果审神者经痛】大和守安定的场合

*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

*all审前提

*本丸私设、人物OOC可能有

*渣文笔

「疼——」寒流来袭这天,少女月事也正好来潮。

寒气和肉体痠痛同时摧残着她。

「主上,还好吗?」深蓝发男子进门道。

「还是很痛。」感受到从门缝钻入的凛冽,她裹紧了被子。

见平时朝气十足、气势汹汹地陪他们出阵、玩乐的她,如今虚弱地缩在床上,有那麽一瞬间,一抹担忧不安神情掠过付丧神的脸。

但他随即转换成宠溺笑颜,「还请您稍等。」

他现场替她泡起了姜茶、替她装好了热水袋,更为她按摩起来了。

「安定感觉你很熟练呢。」初获人身的付丧神,要学会现世人类的一切都相当不简单吧!

「事先询问过光忠先生了,也自己演练过很多次呢。」男子笑道,「毕竟……三百多年前来不及做的,我想就在今世实现*。」

END.
(*「三百年……」指安定悔恨当初无法好好照顾冲田、无法为他做点什麽,就这样看着自己最爱的主人被病痛所苦而死去。)

下集预告:「开春第一脱——」

现在这里小小预告一下 1/20那周会停更 1/27考完大考就会回来放飞自我然後就会日更啦!

【段子•如果审神者经痛】大俱利伽罗的场合

*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

*all审前提

*本丸私设、人物OOC可能有

*渣文笔

「……」一脸委屈地望着近侍。

——很痛。超级痛。世界痛。

两人就这麽你看我、我看你,沉默了好一阵子。

——我不舒服啊。你倒是哄哄我啊……不行,这麽讲的话一定会被觉得很圣母很绿茶婊、一定会被讨厌……

「小伽罗、那个……咦?」

正想着要说点什麽打破寂静时,只见对方撇过脸,递来了个暖宝宝。

「……热了。」

「诶?」看看暖宝宝,又看看眼前的棕发男子。

「抱歉,不像光忠或鹤丸——」对方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少女已经整个人抱了上去。

「……小伽罗,最喜欢了。」

只是静静地任少女抱着,不像平常那样机动爆发逃离现场。

「嗯。」摸摸少女的头,轻声回应。

受腹痛困扰着,没力气吐槽近侍突如其来的温柔,就这麽迳自在对方怀里沉沉睡去。

「啊,真是……」听见了自家主子安稳进入梦乡的呼吸声,他搔了搔头,「所以我说打好关系真的很麻烦啊。」

嘴上抱怨着,却抱起了少女,轻放在床上,替她贴上被忽略、掉落在一旁的暖宝宝。

「我难道比这暖宝宝还暖和吗……?」

很可惜,沉睡中的少女没能见到他这难得一见的温柔笑容——不,或许连本人都没发觉自己的表情。

「哎,主上您真是……」

——主上这安稳的睡颜,是表示幸福的吧。

——啊啊,虽然搞好关系很麻烦……

「甚幸有您,主上。」俯身,额上轻吻,「新年快乐。」

END.

下集预告:「小猫咪☆」

大家新年快乐!(还没

啊啊感性的话等会儿再另外发一篇吧((

啊对了我已经写到不知道可以写谁的了TT麻烦有想看哪位刀男的小夥伴留言让我知道//

另外 我也开了发问箱(链接下收)有什么想问的想说的 都可以留言!!!辫子糖果都行hhh 来吧我准备好了(咦

【如果审神者经痛】明石国行的场合

*更新迟到致歉

*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

*all审前提

*本丸私设、人物OOC可能有

*渣文笔

少女又一次被痛醒。

啊还好,昨晚已经先垫着卫生棉,不然又要洗被单了。

躺在床上不想动的少女,愣愣地望着天花板,「今天近侍是谁来着——」

噢。少女的表情差点没变双等号。

正当少女放弃与被窝纠缠,准备起身下床完成公文时,门口响起了一道男性嗓音。

「喂,我说啊……您生理期就好好躺着啊?」声音的主人慵懒地靠在门边,说道。

「咦、你怎麽……?」

「啊真是的,为什麽偏偏今天是我当近侍啊,本来平常都可以睡到中午的……」边递热水袋及姜茶给少女,边碎碎念。

她怒了。

「你觉得麻烦就不要过来帮忙——」拿起一旁枕头就是往近侍身上砸。

蓝紫发男子大概是发挥了毕生最大机动,躲过少女攻击、夺过对方手中枕头、再将她压回床上。

少女被他这举动吓得可不小。

付丧神俯视着一脸呆滞的少女,低声道,「照顾女孩子的确很麻烦。」

「——但今天要照顾的,可是我最可爱的主上啊。」

END.

下集预告:「金蛋蛋⭐」(

更新迟到抱歉TOT今天睡过头啦TT

真剑乱舞祭的大家都好辣 荒木青江美到没有我 崎山丸辣到我世界再见
可是崎山他瘦好多QQ

【段子•如果审神者经痛】物吉贞宗的场合

*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

*all审前提

*本丸私设、人物OOC可能有

*渣文笔

「热水袋替您送来了。」算好少女生理期的近侍早早就递来了热水袋。

「谢谢。」少女有气无力地应了声。

「还有什麽能帮上忙的吗?」那把脇差在少女床边坐下,问。

「什麽忙啊……」少女望了望天花板。

——啊啊这天使般的笑容……不对,我现在没力气去骚扰他。

打消吃对方豆腐的念头,少女收回手,钻回被窝。

哈嚏。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下着雪的寒冬,加上经期体温下降,简直冷上加冷。

「物吉能为我带来生理期不经痛的幸运吗?」随口说说的玩笑,没想到却被对方当真了……

「抱歉,主上。」握住少女的手,「这样的事恕我无法给您带来幸运,不过——」

「我可以给您带来温暖哦。」

END.

下集预告:「……好懒。」

啊啊连载4个月了谢谢各位小夥伴的支持(撒花
这次生理期来得特别不舒服 不是腹痛 而是晕眩恶心啊(躺)又加上天气超级冷 我不想出被窝了——
大家都要注意保暖哦(比心

然後 真剑乱舞祭2017真的好棒 崎山丸好辣(。

【段子•如果审神者经痛】长增祢虎彻的场合

*抱歉今天更新迟到了

*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

*all审前提

*本丸私设、人物OOC可能有

*渣文笔

「啊……又睡着了。」

少女从办公桌前坐起,抹了抹脸。

这样的寒冬最适合的就是睡觉了!谁知一大早便从狐之助那收到一大堆工作。

这让本身月事来潮就已经够不爽的她来说,根本是雪上加霜、火上加油。

幸亏有来自近侍的暖暖包减缓腹痛。

「啊话说……长增禰人呢?」递了暖暖包给自己後就不见人影。

——该不会跑去跟陆奥守手合了吧?

——还是被蜂须贺叫去帮忙当番了?

好吧。这作风挺长增禰的。

少女也没多想,继续把剩下的工作完成。

「想喝味噌汤。」终於解决公文的她,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

冬天喝味噌汤最棒了,而且喝热汤也能缓缓身子的不适。

此时,「主上,我回来了。」付丧神推开门,「您肚子还疼吗?给你做了点味噌汤,要喝吗?」

「味噌汤!长增禰你是有读心术吗!喝!我要喝!」一个从座位上跳起,冲进男子怀抱。

「主上您动作慢点轻点,不然待会儿肚子又疼了……」

不理会对方说教,她自顾自地继续冲着他笑。

「好好好,不念您了。走去喝汤就是了,主您别那样盯着我瞧。」

新选组大哥也束手无策的小姑娘开心至极了,一把抱住男子壮硕的手臂,「话说回来,你刚刚去哪啦?」

「帮蜂须贺当番去了。刚好抓了条大鱼,就给您做了鲜鱼味噌汤。」

让少女在餐桌前坐下後,盛了碗放在她面前,「主上,请用……不对,」将碗捧在手中,拿起汤匙勺了口汤凑进她嘴边,「我喂您吧?」

「受月事折磨,辛苦您了。」

END.

下集预告:「我会给主人带来好运哦。」

我也好想喝味噌汤——(到底
阿虎亲手做的味噌汤——
到底为什麽这本丸全是上得了战场又下得了厨房的辣男人——

啊来说说为什麽最後一句用「辛苦您了」这样的话语好了。
【以下负能量可能有,慎入】

最近对三次元生活里很多事情还挺沮丧的,无论是课业还是亲情、爱情等等方面也有觉得很累的时候,我觉得对我来说我最需要的就是有人可以摸摸我的头跟我说辛苦你了这样的话哈哈哈XD
对目前的我来说 这是最暖心的话了。

《点灯》

*刀审玻璃
*私设如山(包括那一支可以烧一天的蜡烛(X
*刀与审皆无指定对象
*小学生文笔、毫无逻辑可言
*拜读了喜欢的太太的文章产生的玻璃脑洞

点一盏灯,守一座城,等一个人。

临别之际,她编织了个灯笼,并在上头画下了他的刀纹。

「待蜡烛燃尽,我就回来了。」划根火柴,点燃烛火,「在此之前,本丸就拜托你了。」

他崇敬的主上,他深爱的恋人。

「在我回来前……」

「——可别让蜡烛熄了哦?」不等女子说完,他就迳自接了话。

两人间不是第一次这麽约定。

当时她刚上任,两人也交往不久,作为人类女孩子,缺乏安全感是正常的。

每当他得外出、多日不在她身边,她总会跩住他的衣袖、含着泪水,不让他离去。

那时的他,便教了她「点灯」。

「烛火熄灭之时,我就回来了,所以主上请乖乖等待哦。」

当初哄她安心的手段,无形中成为了他与她的默契——

点烛待良人,未归不熄灯。

「这次会在现世待久一些,太多事情要处理了——不过,放心,烛火熄灭前,我一定会回来!」女子离开前,还不忘与他吻别。

他回房,直盯着那烛火瞧……

哎,怎麽开始想念她了呢?明明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回现世了,怎麽搞得跟青春期少女一样呢?……好歹也是位神明啊。

晃了晃脑袋,无所事事的他,开始替她整理起了房间、完成上头交代的公文,时不时看看蜡烛烧到哪了。

一支、三支、五支……

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

两夜、四夜、六夜……

到後来的焦躁不安。

「这次……也太久了吧。」

蜡烛及耐心都将被烧尽。

一切的终结是当他发现同伴一个个离奇失踪,他便理解恋人为何迟迟不归来。

「这灯,无法熄灭了呢。」夜晚,他替那盏灯笼点上一支新的蜡烛,捧起,轻吻了那刀纹。

「主上,既然您回不来了,那就请允许我去到您身边、接您回来吧!届时就能一起熄灯了。」

拔刀出鞘——

END.

没、没什麽,只是个小脑洞(趴